还原糖

反射弧贼长

你要这个金张伟还是这个银张伟【7】

发不上来
百花仙子们觉得最近的百花宫有点不一样,好像泛滥着一种恋爱的酸
见评论

张伟呀

(原图来自网络)

你要这个金张伟还是这个银张伟【6】


是的,本小学生文笔又来了……ヘ(´ー`ヘ)

张伟觉得成年了的王嘉尔没那么黏他了,整天往财神殿跑,大概是去找那财神殿的小姑娘去了吧,

失落的百花仙人每天假装忙于政务,想让自己显得不孤单,给王嘉尔的金屋子还在,这几日却时常是空的了。
张伟想质问王嘉尔跟谁玩去了,但是又问不出口。他百花仙人不是最烦这个小尾巴了么,怎么会去主动过问。

张伟和几位干妈花仙子制备给王母娘娘的生日礼物,累了一抬眼可不得了,刚好看到王嘉尔和黄金金嬉笑着跑过,张伟看了一眼,又垂下头,把弄着花朵,漫不经心的说着“小孩还是长大了啊,不知道到时候要给他准备多少的聘礼,可不能让内财神家的看不起”
语气像是一个平时不怎么关心孩子的家长突然良心发现了一点点
桃花仙子小心翼翼的问他“伟伟啊,你和嘉嘉…”
“阿息啊,哎呀,你说嘉尔娶亲的时候要不要让守财奴族也帮忙,我这怪忙的”张伟垂着眼,看不出表情。
桃花仙子听他这怪怪的语气不知道怎么接话
问话被岔过去,几个花仙子也贴心的不问了。

寿宴礼做的烦了,张伟出去散心,在天界漫无目的的遛弯儿,路过财神殿心里不由得一阵郁结。
所幸下凡,到凡间那个有趣又无趣的地方。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带着王嘉尔那小孩,
小孩看到新奇玩意儿就拖着他,也不说要,但是那双大眼睛总是让张伟心甘情愿的投降,最后小小的人抱着一大堆东西回天宫。

现在王嘉尔长大了,不再粘着他,也好像有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张伟说不出的抑郁,但是这不正是他之前所希望的么,希望他不要再缠着自己。
恍惚中进了一个金银铺子,又是王嘉尔喜欢的,他进去又退了出来。

他是百花仙人,最不食人间烟火最不屑俗金烂银,可是遇见了王嘉尔之后一切都变了,
有人爱铜铁眼神却也纯净,有人爱凡俗心肠却也可爱。

独游凡间索然无味,又回到百花宫,踱到给王嘉尔准备的金屋里。

“哥!”年轻的男孩子像阵风扑过来,还带着外面花海的凉意,从背后抱住了我们的百花仙人。

这样的拥抱,大概有了几万次了,张伟从一开始的嫌腻歪,到之后慢慢妥协最后习惯,身后人慢慢长高,长大,拥抱的力度也渐渐地有了变化。

“哥,你怎么不开心了。”
“嗨,本仙这不是日理万机忙的么,唉,你松开松开”张伟心里面不爽,不想让王嘉尔抱着。
“哥,不要不高兴了,明天是个好日子呢”王嘉尔用头蹭蹭张伟。
“什么好日子,你跟宫外那个老树皮结拜了?”
张伟不想跟身后的人好好说话,一边挣着一边瞎说话。

“哥!明天是你的生辰啊”王嘉尔索性松开张伟,把他转过来,直直的看着张伟的眼睛。

张伟的生辰从不大庆,一是百花宫向来如此,二是他的生辰与王母娘娘的太近不好抢风头,王嘉尔的成人宴已经让上头有几分不满了。

想想之前自己每次的生辰都是王嘉尔欢欢喜喜的庆生,心里一暖,脾气也没了一点,想王嘉尔还算有点良心,嘴上却装作不在意
“哎呦喂,一把年纪过什么生辰,你以为我像你还是一小孩”
“哥,我早就不是小孩了”男孩眼神温柔,语气却不容置疑。

张伟看长大了的王嘉尔时不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时候甚至还有点不敢直视他,只能一遍遍强调对方是个小孩。
拂袖装作没在意,抬腿要往出走“成,你还是去找你那个什么财神殿的伙伴玩儿去吧,本仙人可忙着呢”

“哥你原来是在意这个?”王嘉尔拉着张伟。
“哥我没找她玩儿,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呀就是,算了算了孩子大了不中留”
“哥!我是去找河神…”王嘉尔委屈起来。
张伟看着他“哎呦喂,你找河神,你找河神干嘛,又以为我掉下去了?”

王嘉尔小时候跟不上张伟的步子,一次出行,摔了一跤再找张伟找不见只看到一条河,以为张伟是消失在河里,想下去捞又下不去,坐河边哭着叫张伟的名字。
河神是个爱玩的,听到有小仙哭探出来看一眼,只见是百花仙人的小跟班,小娃娃哭的满脸是泪,勾起了他的恶趣味,一手变个金的百花仙人,一手变个银的百花仙人。

“年幼的娃娃呀,你丢的是这个金张伟还是这个银张伟啊”
守财奴族的对金银的敏感度,让王嘉尔瞬间忘记哭泣,他看了金银一会儿,但是又想到了哥哥“都都都不是,是我的长尾哥哥”
守财奴族的小孩,在金银面前,放声大哭。

张伟已经走到百花宫了,才发现王嘉尔没跟回来,折回去去找,看到这一幕苦笑不得,拎起王嘉尔,“行了行了,别哭了,我不是在这儿”瞄了河神一眼,“别哭了,我把那仙的金银拿过来给你玩。”
河神抱住了自己的金银张伟,警惕的看着仙人张伟,准备随时开溜,毕竟送出去的东西太多,金银严重不足了,神仙的金银也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不,不要了”王嘉尔哑着嗓子,手死死抓住张伟,
“怎么还不要了啊”
“哥哥走吧”
那时候王嘉尔以为如果要了金银张伟,就不能和自己的长尾哥哥在一起了,他是守财奴族,却放弃了族人一生都疯狂热爱的东西。

王嘉尔想想往事,笑起来,张伟也忍不住笑,王嘉尔就这样笑盈盈看着张伟
“哥,我去找他干嘛,你过几天就知道了。”

百花仙人生辰很是低调,有小仙提前送了小礼物,在张伟桌上堆着,
张伟趁着生辰撒娇晚起“哥,生辰快乐”
王嘉尔扑上去抱住还没清醒的张伟。

生辰的第一句祝福要我给你,第一个拥抱也要我给你。

“哎呀,王嘉尔你快起来”音调拉的老长,像生气更像撒娇。
被吵醒的张伟不高兴了,闭着眼睛撅着嘴。
“哥…”王嘉尔哑了的嗓子,让张伟一下子睁开了眼
“怎么了你,怎么还哑了”
“没事,来哥小霞姐给送的吃的”
“嚯,她人呢”
“她等了一会儿嫌你还不起来气的走了”
王嘉尔笑盈盈的看着张伟
“来,哥吃一口吧”
张伟习惯性接受王嘉尔的投喂。似是又困了,闭着眼,张着嘴。

“好了哥,你自己吃吧,我先,先出去一下”王嘉尔突然中断了喂食,让张伟有些不高兴。

看着王嘉尔像被狗咬了一样往外冲,临出门还吼了一句“哥,你吃完快点穿衣服出来”张伟暗自念了一会儿王嘉尔,吃了两口没了兴致,就懒懒穿衣服。

王嘉尔在屋外吹着风,想让自己冷静些,可是一闭上眼又是张伟噘嘴的样子,张伟的小舌头,
成年之后的王嘉尔,觉得自己对哥的感情很不同了,或者是说,成年之后的王嘉尔才知道自己对他真正的感情是什么。

等了好一会儿张伟才慢吞吞出来,王嘉尔笑着看着换上华服仙模仙样的张伟,好像和刚才耍小孩子脾气的张伟不是同一个。

他的张伟,是小孩,又是哥哥,也是一族的王。

习惯性的牵起张伟的手,拉着他在这最熟悉不过的百花宫穿行,从柳坞拐到溪头,踱上百花之地最高的山,
花儿山常年荒芜,历届的百花仙子也都懒得在上面搞绿化,所以到了张伟这一时期,它还是保持着一种原生的粗野。

“哎呦,王嘉尔咱们飞上来不好么,非得走?不走了不走了”百花山也没多高,但是也足够把张伟累的不想走路。

“没事哥哥,你可以不走”王嘉尔说着打横抱起张伟,“我走就好了”

突然被抱起来,见过大世面的百花仙人慌了,“你…你放我下来”
“不累,哥很轻”
“谁问你累不累了!放我下来”
“就不”
张伟似乎忘了,他是一个仙人,腾云驾雾还是逃离束缚,谁能管的了他。

一阵无意义的幼稚争吵后,到了山顶,王嘉尔也如张伟的愿放开了他,还是习惯性的拉着他的手,
“怎么你要带我感受仙界的沧桑?跑这么一个荒山干嘛,我知道我没搞绿化,但是这么多年…”
王嘉尔不听张伟的唠叨,把他转个面。

“哥,你看”
他向下看,原本荒芜的山,这一半面长满了花,艳丽炫目,每一朵都生机勃勃,活泼自由,张伟大概是被花晃到了眼,莫名觉得这半山花像王嘉尔
“豁,你这是把花泼山上了,最后不够了泼了半面?”

“哥,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喜不喜欢他们?这这都是我自己种的没有用法术,好看么”王嘉尔期待的扬起脸。
“还成还成”

王嘉尔从张伟的语气中读不出喜悦,不由的委屈“我就怕哥不喜欢”漂亮的大眼睛漫着难过。
“没…”
“没关系哥我还有礼物”

王嘉尔又兴奋起来,打断了张伟刚要说出口的解释,他小心翼翼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是一个发簪,样子普普通通,不像是他的风格。

“给哥的”王嘉尔眼里的期待,让张伟说不出敷衍的话,

“真好看,嗯,你这个”
张伟尽力的组织语言想去夸这份礼物,王嘉尔把它戴到张伟头上

“我这是从河神那里讨的,不是普通的发簪,会变颜色,就是你喜欢的那种耀眼的”

张伟心里想,哪里是我喜欢耀眼的,明明是你。嘴上也不反驳

“哟,河神那仙居然会给你东西?”
“我用金子换的,他金子不够了”
“河神金子终于不够了哈哈哈,不过你哪来的金子”
“就是从黄金金哪里换的,我…我陪她玩,她给我金子”
“是这样?堕落啊堕落”
张伟忍住笑假意装着失望的样子。

王嘉尔又着了急,“我,哥!”
“好了好了,逗你的”张伟冲他笑笑,顺手摸摸在自己头上的发簪
“回去找个铜镜看看什么样”抬腿要走,却被王嘉尔拦住。

“又怎么了啊,嘉尔”
“我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
“就是…”
“哎呀。没劲我走了”

“哥,我喜欢你!想…想亲你!想睡你!”

小仙眼神里的真诚向往和直白的告白让百花仙人心里一动又一惊。

“谁,谁教你的?王嘉尔?说什么呢,让你不要跟喇叭花玩,她是不是又给你看什么了,我得回去骂她…哎呦喂真是的…”

“哥,你脸红了”
“热…热的”
“那我帮你降降温”

王嘉尔拥着张伟吻上了他的唇。

他在这半山开花的山顶,尝到了有生以来最圆满最美妙的味道。

三…三生三世?
宝玉哥哥和小球妹妹
骑士和他的小狐狸
大高个和小傻子

😂😂😂😂

图源百度,球站,大张伟的花花,工作室,侵删

我又和张伟约会了!(迟到的接铁小作文…)

又去看张伟了!
比小学生去春游还高兴!
张伟每次来南京都是雨天,
上次冒着雨去奥体看他,踩进水里搞坏一双鞋,
这次又义无反顾的去了,
因为思念实在难耐,

坐一个多小时地铁去南站,路痴又花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找北广场。
明明在南广场出来的,反方向就是北了,追伟,让我智障。

进了星巴克和蜜们集合,不知道聊什么天,假装冷漠的玩手机,
我真的不是冷漠蜜啊啊啊,我只是只是不会聊天(ಥ﹏ಥ)

出去排练,勾搭到一个貌美肤白蜜,开心。

排好队等他,一想到要出现在他微博上了就兴奋到不能自已。
我有一个会在微博晒粉丝的甜心爱豆。

路人大哥不知道什么心理,非要借我们的手幅和我们拍照
大概是因为知道我们dm48是第一机场文艺汇演女团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一阵尖叫,嗯,我知道张伟来了,伸长脖子恨不得自己有千里眼,张伟一过来,人也突然多了起来。

我看到我的张伟呀,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看小剧本读不懂“啊要辣油啊”的傻样,
他声音有点哑,歪着头笑的样子好可爱。

第一次离他这么近,近到好像一伸手就能摸到他的头发,但是在那个时刻,我前所未有的感觉到我和他的距离,和他之间,隔山隔海,我知道我一辈子也没有办法真的伸手去摸摸他的头发。

他大概是我生命中一颗永远够不到的星星了,但是我知道,我仰头看他的时候,心里不是距离的心酸,而是庆幸的快乐。

演完要亲亲的小剧场,张伟说合个影吧。
dm48没有拒绝唯一的粉丝。

照片上我和他看似很近,其实很远,中间隔都是钱。
老娘一定好好努力,多多赚钱争取多看你几眼!
不想当金主,就希望有朝一日能当个一掷千金的粉丝。

合完影两个小姐姐迅速把张伟架起来带走了,小姐姐真是辛苦了。
最后的时候我可能是送了个假铁,挤不到张伟身边,只能在后面听着大家的一阵阵惊呼,隔着人群挥手跟他告别。
听说他最后给了一个飞吻,
嗯,我想我收到了。

回来在地铁上兴奋的想跳舞,冷静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今天居然没吃晚饭。
下了地铁到附近的小店买晚餐,突然想起上次在这家店买晚餐还是在自己为了上海演唱会赚钱去兼职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我好多“似曾相识”都和张伟有关了。

来回三小时,看他五分钟,很值了。

一向冷静理智的我,在这个时候,原本从来不会为任何人花时间,除了他,喜欢他之后我懂了什么叫“我情愿被你浪费。”

真好,我心里终于有了一个这样的人。

希望未来的时光啊,还能有好多好多与他有关的回忆。♡

——TBC

一则游记

 

请允许我,把这篇也当游记。

一则轰轰烈烈嗨断腿,欢欢乐乐没法睡的游记。

我去见张伟了,
留守儿童的命运终于结束了。
坐上火车去上海,去看我心爱的孩儿。
穿的朴素,一点也不像个大蜜,低调的像个张伟的圈外闺女。

车过道那边是一群大蜜,怂怂的我,看了一眼,
然后就去背单词了,背单词让社恐患者快乐。

四个小时飞快,到了上海不觉得这是多好玩的上海,这只是一个有张伟的城市。

艰难困苦的找到了旅店,结果办不了入住,却意外结识了一个单个的蜜,约好同路回。

1v1的聊天,我很高兴,不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插话。

入住了发现旅店,非常的…质朴,和价格相称。

停了一会儿去找在微信聊好久的蜜,因为想跟她早上拼车看张伟,真的很想给张伟接机了。

见了微信蜜,感觉是个能打六折的蜜,
还有一个美丽的小姐姐蜜,长得有点像我初中历史老师,很有气质。

一起去大舞台呀,排应援呀,走散呀,
大舞台有好多美蜜,越发感觉土土的自己应该是个dm48后勤人员,
有蜜化着好看的妆,有蜜带了头纱,还有穿婚纱和喜服的蜜,
张伟呀,你想要一个西式新娘还是一个中式新娘。

排到培根前排开心,但是被保安大叔赶走,瞬间失去了前排了优势,被挤在人群里,啊~真暖和。

迷茫的被挤出来,又捡了个单个蜜,天太冷,一起去麦当劳享受暖气。吃东西的时候看群,发现张伟出来过了一次。

心痛就是你在大舞台前面拜薯片,而我在麦当劳里吃薯条。

为了温暖也顺便错过了培根的应援和我心心念念的染发,搞了个纹身贴,想贴在脸上。却没有水哦,和蜜找了一路的水,最后决定用绿茶贴。

绿茶和大字纹身贴,我的脸无论是样子还是味道都有喜欢张伟的证据。

排队进场,看到应援包心里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没有小来劲,心如刀割,我多想要一只来劲来伴我考研呀。(求购小来劲)

盯着舞台失落一会儿,但是失落的心情被“怎么还不开始啊”的心情取代了。

好想见张伟呀,好想听他唱歌。
终于开始,大概是得了演唱会失忆症张伟是怎么蹦出来的,已经记不得了却还记得心砰砰砰的感觉。

从后区看张伟就是一个小人儿看不清表情看不到样子,但是他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一首歌都嗨的不行,
听他唱歌听的我腿都软了,

他撩蜜,他挑眉,他讲污段子,
他戴小彩虹,他骑小彩马,他暗自开火车,
他在床上翻,他在台上爬,他伸开双臂拥抱我们。
他给我们写团歌,他说我们最好看,他说他和我们关系可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互动扫中了旁边的蜜,我顺便也吃到了张伟给的草莓,嗯,就是张伟给的!超甜!!没洗也甜~!

他说他最近不开心,那我心也揪起来,又无能为力。
他唱能不能不分手,我想哭,没戴隐形眼镜就是觉得今晚会哭,眼睛会难受。

好想抱抱他让他别不开心。可是我哦,只能远远看着他,在心里讲:张伟呀,你别不开心,你还有我,虽然我也没什么用…

好愉快的结束曲,好不舍的喊让他返场。

看完演唱会抑制不住的想花钱,在小贩那里买了长发张伟的袋子,不知道贴哪儿的海报贴,少的可怜的明信片,之前的理智全没有了。


出门和蜜们围在北出口等张伟,蜜们好可爱哦,唱歌对诗喊口号,搞事搞事撩金主。

可惜到最后也没等到他,不过也好,希望他好好休息啊。

回旅店的路上和同住的路人蜜和旅店的单个蜜开始伟吹,吹一道,如果有人看见了一定会问为什么这仨女孩这么高兴啊。

回旅店和同住的蜜接着伟吹,对了,同住的蜜长得好好看,感谢张伟让我睡到一个这么好看的小妹妹。

即便是知道第二天四点就得起床,还是看小视频看到一点,我爱他。
看完这一场,我唯一想的就是一定还要再看一场啊,坐最前排。我不敢想象第一排的蜜看张伟爬过来的感觉。

凌晨发现拼车的蜜是那个婚纱蜜又漂亮又温柔,好激动,我该说点什么呢,什么呢,除了最开始的赞叹,无话可说,我大概是dm48不会聊天担当。另外的三个蜜一定觉得我是个奇怪的蜜吧😭

排队见张伟,没有经验的我,乖乖排队,只看到一个后脑勺,但是好帅啊。
折腾了一早上,也值了。

送了机就回南京了,来一次上海哪里也不想去玩,只想看张伟,因为张伟呀,就是最好看的风景,最有趣的游乐场,最好吃的食物。

从机场到火车站,做了一件很后悔的事,就是,为了省钱做火车。。。
停了无数次还不到,手机还没电。完全没有了来的时候的心情,空落落的,下次见张伟,又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听说张伟刚走,上海就下雨了。

南京也好冷。

好了要去学习了,有钱才能坐第一排看张伟,希望下次见我的张伟,我已经变的足够好了。

嗨,这里是DM48不会聊天担当,善变的还原糖。

-tbc






完成一件心愿(ฅ∀<`๑)♡
张伟呀,我更爱你了。

(。-`ω´-)
明天见伟伟啦!

拖延症者的游记

谁能想到一篇游记,可以拖三个月呢。

去了哈尔滨,

是的,
一个东北人在最冷的时候去哈尔滨受冻,
是的,
一个吉林人活了21年第一次去隔壁龙江,
是的,
还拉上了我妈

赶最早的火车,趁迷茫的晨色,
在高德地图的帮助下,
成功的迷路了
路遇出租小哥,
说同路带着走
还贴心的开了双闪
我东北人民真是热情

跑去检票,毫无征兆的
就像许仙莫名其妙就给白娘子喝雄黄酒一样
装食物的袋子破了,一地的酸奶,山楂片,面包,水。

第一反应是捡起来
第二反应是袋子破了捡不起来

蹲在地上迷茫的时候有人扒拉我脑袋,
一个碎花袋子出现在我眼前,

“你看这个行不”
“哦哦谢谢哦”
再抬头已经不知道是谁了,还没来得及给一个合适的微笑

重度拖延症的我并没有给自己买到座位,但是一路都有座位,谢谢好心并迷茫的一家人。

游记现在才开始,我真啰嗦啊

下了火车,没感到冷,为我平时只穿两条秋裤今天穿了两条棉裤的腿感到不值。

出站到找车才发现自己的天真,北方的冷从来都是劈头盖脸的,
冷空气一下子拥上来困住你,
和你的手机,
甩都甩不掉,
电以每秒百分之一的速度消逝,
还好在关机之前坐上了车,手机塞进怀里,停止了疯狂掉电的行为。

中央大街,
美丽是缓解人的寒冷的,无论是美丽的人还是美丽的街。
步行街,没有车,你旋转跳舞啊,都不会撞死,只会被骂。

在一个地图上都不给显示的旮旯几角找到了我定的旅店。
旅店老板,热情的像个真正的东北人。
出来找WiFi密码,然后就被根据身份证叫了全名,
这种被陌生人叫全名的感觉,就像妖怪拿着葫芦问,叫你一声你敢不敢答应。

老板手画了一张地图,作画的熟练程度和讲解的详细程度,仿佛一个热情的百度。

出小门的时候,我妈差点走到别人房间去,
哎呦我晕头转向的妈。
出大门的时候,我差点走到别的街,
哎呦我妈她晕头转向的闺女。

从中央大街一路穿行到防洪纪念塔,
拍照,
然后就是松花江,江水成冰,
冰面成了游乐场,
一场冷空气送来了钱,
送来了欢乐。

一贯怂的我,一个也不想玩,
倒是我妈比我更像年轻人,
坐着轮胎感觉要被晃成脑震荡。

天冷的拿不出手机去百度路线,
问人,没想到一个路过的老爷爷都是票贩子,在对人性失望过几次后找到了太阳岛,

俄罗斯小镇,全票是护照,半票就是一张小纸片,
期待见到俄罗斯美女呢,却只看到一群兴奋玩雪的南方人。

经过我妈“来都来了”的劝说,
花了钱进了雪博会,
雪雕美啊美啊,天气也冷啊冷啊,
拍照片成了一种折磨,上一秒还在拍照,下一秒赶快把手机和手塞进口袋。

跟一群迷茫的乘客迷茫的坐上了开往一个岔路的车,
下车过天桥,
跟一个福建口音的小哥打听到了冰雪大世界的位置。

于是就到了这一天最败兴的时候了,
开心的给我妈在美团订了票,
自己自信的拿出了学生证买便宜了一百多快的票,卖票小姐姐连我学生证看都不看一眼,
结果检票呢,说我学生证大三上学期没盖章,死活不给我进,
说实话我到那时候才知道自己大三上的章没给盖,并且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居然还有这个章要盖,
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到底谁是死的,可能我自己也不是个活的。

卖票的时候不检查,检票的时候跟我说不行,要不我在美团上买了好么,便宜好几杯森林莓果呢好吧。

丧着脸,补了钱,我还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人啊。

冰砌成了建筑,冰冷又恢宏,
雪雕成了艺术,玲珑又迷蒙

天色暗了,灯光亮了,

冰块变粉变绿变漂亮,像往冰里注了色素水,日落红,柠檬黄…

大家排着队,想从高高的冰墙上滑下不怕被吓得找不着北,而我还是一如既往的颓。

我真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人啊。

天真冷啊,我真丧啊。
麻麻带我进小店吃东西,景区果然是景区,店里东西价格翻五倍,不点不给进,挑了一个玉米,悲从心来,如果学生证是好的,或者我是机智的,那我能买多少玉米啊。

留恋暖气,用最慢的速度啃一个不足一张票长的玉米,细细咀嚼,企图体味出玉米的前世今生。

服务员在我面前飘过无数次后,我们令她满意的走了,和玉米用唇齿聊天之后,我突然有了力量。

我可是花了钱哎!
而且还不便宜哎!
为什么不努力玩回来呢!
我兴致勃勃准备不放过每个细节,

冰雕冰雕冰雕
拍照拍照拍照,
看了三遍俄罗斯美女的走秀,

还是最喜欢第一次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冷漠的小姐姐,
如果这冷天是这样美丽的小姐姐,我大概也是愿意挨这种冻的吧。

但是天真冷啊,冷到我们打车走了。

在中央大街开心的买了马迭尔冰棍儿,我妈笑我大冷天吃冰棍,
五块钱一个也没多惊艳,但是那么多人排队,你难道不心动么。

回旅馆,
累到无力脱衣服,冷到不想脱衣服,
隔壁小孩唱歌,我吼了一句别唱了,我想他一定认为隔壁住了一个怪脾气阿姨吧。

所以店的五星好评是怎么来的呢?

早晨完全不想起,想想寒风刺骨就无法坐起来,
在鼓励中勉强清醒,
退房的时候老板又是热情如火,又详细的介绍了各种特产和景点,到最后求我给个好评。

哦,我终于知道它的五星是怎么来的了。

早上找饭啊,我已经被冻的吃什么都好了,
我妈呢,满世界找粥,
千辛万苦在一家春卷店找到了粥,粥很暖。

暖暖自己又向着圣索菲亚大教堂去,
外面很漂亮,但是拍了两张然后就冷的没有手拍照了。

因为来都来了,所以又花了钱进去了。
没什么好看的,但是你总不能不看吧。

想去秋林公司买红肠,可是走过了。

钻进哈一百取暖,
好大,
好贵。

在火车站像一个真正的外地人一个买了外地人才会买的红肠和大列巴。

火车时间还长进了车站慢慢取票,慢慢走向候车室,
走了500米拐了弯,
又走了500米还有弯,
不知道走了多久还有一弯儿!
关键是还没到,
所幸在失去耐心之前找到了候车室,
这要是外地人掐着点来根本赶不上车好么!

火车上来个小哥,说我对面阿姨的座位是他的,阿姨不信,看了看发现是撞座位了!

小哥觉得是铁路部门出了错,要阿姨的车票兴致勃勃的想拍照发朋友圈,被拒。

后上来一个大哥也对撞号的车票感兴趣,看了看“你这是明天的车票”

铁路部门,果然是还靠谱的。

小哥的声音和语气很像白敬亭,可惜长得不像,要不我除了知道他住双城之外一定还能知道些别的。

回长春了,去了一趟哈尔滨觉得长春叫北国春城不是鬼扯。

可是我呢,被冻怕了,缩在家里,不想面对屋外的一丝寒风。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大冷天不要出去玩。

千般套路,不敌想宠你的心。

给自己以前写过的一篇渣文《套路》配的渣视频,后半段是我没写出来的下篇。。。。